drawLine(event.srcElement); MouseOutMap(); clickmap(event.srcElement); function zoomIn() { newZoom= parseInt(ozoom.style.zoom)+10+'%' ozoom.style.zoom =newZoom; } function zoomOut() { newZoom= parseInt(ozoom.style.zoom)-10+'%' ozoom.style.zoom =newZoom; } function quick_comment(level) { if(level=='tuijian') {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ingluncontent").value='这条新闻不错,强烈建议做头条(如果已经做了头条,那算我没说过)!'; } if(level=='zhenyi') {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ingluncontent").value='我对这条新闻有话要说!'; } if(level=='luguo') {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ingluncontent").value='路过,签到来了!'; } if(level=='qianshui') {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ingluncontent").value='。。。。。。'; } if(level=='bandeng') {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ingluncontent").value='搬个板凳坐下看热闹!'; } if(level=='zanzu') {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ingluncontent").value='强烈支持,我友情赞助一个评论!'; } }
 进入电子版 | 回顾旧版
天气预报 2019年 国内统一刊号 CN22-0021 邮发代号 11-50 广告许可证号 2200004000030
上一版 下一版
返回首页   往期回顾   
 发刊日期:2012年04月16日 > 第七版 > 新闻内容
鬼使神差
作者:北方法制报  时间:2012-4-15  查看:11378    

    □李晓平
    不知道有多长的时间,也可能只是一瞬间,雪旋只觉得自己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,她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知道自己身在阳间还是阴域,也不知道此时是何年何月何时。她就那么傻傻地呆在那里,呆在一片陌生而冰冷的土地上。
    雪旋渐渐地明白了:那片强光原来只是一束雪亮的手电筒的光,此时那片强光依然罩着自己,让自己暴露在那片强光之下。雪旋的眼睛慢慢地适应了那种强光,她也就借着那片光亮仔细地看了看自己,她发现自己正穿着那套白色的睡衣、光着脚匍匐在地上。“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这里是哪里?”她喃喃地说,问自己,也问别人。在她身边的不远处有个人正拿着手电筒照着她,雪旋迷惑地看了看那个人,那个人也在看她,雪旋用手遮蔽着手电筒的强光,等她突然意识到有人正用手电筒的光直直地照着自己时,一股怒气便猛地从心底里冲出来:“你拿开!你干嘛这么照着我?你还懂不懂点礼貌?”她厉声喊道。
    那个人的手颤了一下,真的把手电筒的光束移开了,但依然没有关闭,只不过换了一个角度。雪旋猛地想起那个人就是刚才击打自己的人,雪旋的怒气便不由得又增加了一层:“你为什么要打我?我没招你没惹你,你为什么打我?”她依然那么厉声地问。
    男人那膛音特重、音域特宽的声音也开始回击她了:“你这个女人,精神病咋的?大半夜的干啥不好好在家里睡觉,出来装神弄鬼吓唬我们呢?”
    “装神弄鬼?我没有啊!”雪旋突然感到自己的心口有些发堵。
    “不装鬼,你大半夜的穿成这样跑出来干啥?”那人依然不依不饶。
    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啊!我明明在家里睡着觉呢!……”雪旋的心闷得有一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。
    “这么说,她是在梦游?”那个男人说。
    “梦游?”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    “梦游?我在梦游?”雪旋拍了拍自己蒙蒙的头,一边这么自语着,一边探究地向四处看了看,就这么一看不要紧,她一下子就明白自己到底是在哪里了,因为她看到了那幢小木楼。
    ——那是六饼的小木楼,那是曾经发生过杀人案的小木楼,它就默立在那一片月光之下,那道手电筒的光束之外。几棵奇形怪状的老榆树下有着一段铺着河卵石的小路,在一片花圃映衬着的小路的尽头,是一点一点变高的窄窄的台阶,那台阶上方便是那亮着昏黄的梵高名画一样灯光的熟悉的小窗了……
    “我在梦游?”就像谁用一个魔棒,突然轻轻地碰了一下雪旋,她只觉得自己的耳畔又一次轰的一声响,她就猛地惊坐了起来。她猛然想起了一个深埋于心的久远的记忆。
    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场景啊!那里也有这样的老榆树,在老榆树下也有这样的铺着河卵石的小路,小路的旁边也有一片争奇斗艳的花圃,花圃映衬着一点一点变高的窄窄的台阶,那台阶上方也亮着这样昏黄的梵高名画一样灯光的熟悉的小窗……但那里之所以会让雪旋如此心悸,是因为雪旋发现她的脚下躺着一个人,一个女人,一个正睁着恐怖的眼睛呆呆地望着她的女人。那女人望着雪旋,雪旋也望着那个女人,但随即,雪旋就发现那个女人的眼睛黯淡了,无光了……
    “童小汐!那个女人就是童小汐!”雪旋猛地一捂胸口,一口鲜血就喷薄而出,红红的鲜血吐在了冰冷的地上,也喷洒在了自己白色的睡衣上——她想起来了!想起来了!躺在自己脚下的那个女人,就是后来自己在卷宗里看到的童小汐。
    接着,一个更加可怕的画面在雪旋的眼前展开了:雪旋想起自己好像是在那弯虹桥上看到的童小汐,她当时就在那弯虹桥上独自徘徊。
    “你……你在等谁?”记得雪旋当时想这样问她,可张了半天嘴,就是喊不出声音。
    “你……是人是鬼?”童小汐的声音是脆脆的,但里面却满是颤音儿。
    “你是不是在等平朝?”雪旋向她奔了过去,她想这样问她,可还是说不出声音,雪旋这个急呀!她深深地记住了自己当时说不出话时的焦急。
    可童小汐却转身跑了,是的,转身就跑了,跑下了虹桥,直向小木楼那边奔去。
    雪旋便本能地向她追去,雪旋必须要追到她,因为雪旋恍惚觉得她已经偷走了平朝的心,所以雪旋必须要把平朝的心追回来。两个人就这么一先一后地追逐着,追到了那几棵奇形怪状的老榆树旁,追到了正在争奇斗艳比赛着绽放的花圃边,并顺着那条铺着河卵石的小路,一直把那个女人追到了小木楼的台阶下。
    “你追我干啥?我在等六饼,并没有等袁平朝!”童小汐突然不跑了,突然回过头来,她恼羞成怒地瞪着雪旋,气喘吁吁地说。
    “等六饼?那也不行……”雪旋想这么说,可她依然说不出声音。雪旋这个急呀!
    童小汐突然恶狠狠地说:“袁平朝也不是你的私有财产!只要我能追到手,我绝不放弃!”她当时就是这么说的。
    雪旋便愤怒了!从未有过的愤怒,她愤怒地抬起了手,几乎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到了她的手上。“去你……妈的!”雪旋终于说出话来了!——雪旋记得清清楚楚,她终于说出话来了,而且是一句骂人的话。接着,雪旋便向童小汐出击了,她用足了全身的力气向童小汐击打过去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响,雪旋一掌,仅仅一掌就把童小汐击倒在了自己的脚下。     56


 

 标题:
评论内容:          
 验 证 码:  
 
评论人 评论内容摘要(只显示最近0评论) 评论时间
上一篇 下一篇
| 法制日报 | 民主与法制 | 人民法院报 | 中国法院网 | 新法制生活报 | 法制晚报 | 新法制报 | 法制今报 | 法制周报 | 法制新报 | 法制时报 | 法治快报 | 天津政法报 | 河南法治报 | 河北法制报 | 内蒙古法制报 | 上海法治报 | 辽宁法制报 | 西部法制报 | 浙江法制报 | 安徽法制报 | 江苏法制报 | 云南法制网 | 山西法制报 | 参考消息 | 文汇报 | 大众日报 | 正义网 | 联合早报网 | 人民网 | CCTV | 百度 | 新浪 | 卫生法制网 | 四川法制报 | 新疆法制报 | 甘肃法制报
本报电子版内容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吉ICP备 09002037 号 吉新出网备字 022 号
地址:吉林省长春市会展大街145号6楼
邮 编:130033
技术支持:长春金马设计
var _scid = "copytext"; // 你希望朗读的文章块的id; var _spid = "speech_player"; //显示播放器的id; _sp_bg = "0x357DCF"; //修改成你想要的颜色 _sp_leftbg = "0x357DCE"; _sp_lefticon = "0xF2F2F2"; _sp_rightbg = "0x357DCE"; _sp_rightbghover = "0x4499EE"; _sp_righticon = "0xF2F2F2"; _sp_righticonhover = "0xFFFFFF"; _sp_text = "0x357DCE"; _sp_slider = "0x357DCE"; _sp_track = "0xFFFFFF"; _sp_border = "0xFFFFFF"; _sp_loader = "0x8EC2F4"; speaker();